我想,我們都看了魏前董事長的道歉記者會。

常常聽到成本的控管非常重要,要盡可能壓低成本,我有時會想,臺灣的所謂企業家們;

尤其是傳統產業,不問大、中、小,究竟是怎麼賺錢的?

我知道,有了一定的經濟基礎之後,我們都會投資;不論是把投資當成本業,或是把投資當成副業,我們都會投資。

以我自己的情況來說,教學與寫作是自己的專業,所以幾乎7成以上的時間,都投注在這個領域。

投資,大約花了生活中1成不到的時間。因為學員跟考生有許多事,是在授課、寫作或部落格經營以外的時間才能處理;

而且,總要有時間多少陪伴親友與家人(對不起,謝謝各位總是包容我的忙碌,真的對不起)

所以,或許現在許多管道都在告訴我們必須要投資,有3塊錢就要花1塊錢投資;

但,如果比起自己的教學專業,以及對於學生的照顧;股票、基金、房產,其實都是次要。

因為寧願相信教育是良心的事業,所以不需要花那麼多的時間去處理其他專業外的事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想我們都看了魏前董事長的道歉記者會,知道了頂新集團在多角化經營上頗有生財之道。

除了食品、餐飲的本業(應該是吧)之外,還跨足企業併購、房地產投資;現在還有透過併購方式經營的臺灣之星,要跨足4G通訊產業。

所以,如果我的想法沒有錯,其實壓低成本是傳統產業在微利時代中,最不需要思考、也最不需要創新,就能再多擠出一點淨利的手法。

因為,不用思考、只要計算,只要壓下來,只要用便宜的,用嘴巴進行品質控管就好了(例如不斷地說品質很重要,某種事業是老實人的事業),一方面降低了成本,另一方面多出來的時間,可以投入其他更賺錢的行業。

因為,只怕賺得不夠多,只怕出事了無法卸下責任;對他們來說,錯誤都是別人的,錯誤都已經過去了,要繼續往前看才行。所以他當然要趕快關廠,趕快退出已經不讓他以這種方式獲利的臺灣市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想,我們都看了魏前董事長的道歉記者會,但或許有些人是不會看的,或許關心的是味全的股價比較多。

我們這個年紀的人,尤其是男人,仍然受到傳統概念很深的影響,也就是「男兒有淚不輕彈」。

在公民科裡面,依據通說見解,會認為這是社會性別的問題,而成為歧視有眼淚的男人的原因。(亦即社會性別可能導致性別歧視。)

但,年紀漸長,慢慢地我們也可以看出哪些眼淚有質量、哪些沒有。

從手法上來看,切割以及關廠,是最不需要思考、也最容易計算的方式;所以,魏前董事長的記者會,其實只說了一件事,就是他要關廠以示負責。

但員工呢?但員工呢?但員工呢?

他沒有說,他只說:「照顧員工是我們的天職。」

如果是這樣,好像當初就不應該為了削減成本而廢除原本製造豬油的部門,是不是?然後記者詢問對於員工之後的安排時,他說:「我們會妥善處理。」

依據現行法令,能依法資遣就是最好的處理,最能降低成本,也最不需要思量與安排。因為勞動法的環境是這樣呀,你只要沒有不合法就好了。

(謝謝我的律師提供良好的意見,他是勞動法與企業法(公司法與證交法)的專家,也是多年好友。他總擔心我會得罪人,會被迫離職,但我總說你別擔心,而且到時候還是要讓你賺呀,然後我們都會哈哈哈…)

對於財團與資方,我們的勞動法其實沒有太大用處,基礎勞工如何對抗透過長期以來自由經濟所架構的市場基本價值,那不過是模糊的人力資本罷了。

你身邊的兩位總經理,西裝筆挺、手腕上的仍然是名錶,我想他們對魏前董事長報告年度計畫與財務狀況時,也應該得到頗佳的讚譽;

因為成本壓低了呀,公司(=魏家)可以多賺一點錢,沒有人會嫌錢多,要多賺才有保障,是這樣吧?

所以,那眼淚裡該有悔恨,但也有演技,不過何者較多,實在難以區別,而且是悔恨自己嗎?或者是誤會自己真的會管理、有在管理,有在專注自己的本業嗎?

這實在不可考了;但或許是演技自然流暢的關係,我覺得這部分實在了不起,尤其是對我們這男兒有淚不輕彈的世代來說,能夠化眼淚為演技,只能讚嘆他真不愧是打滾這麼多年的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想我們都看了魏前董事長的道歉記者會,他說他大哥嚴斥他要好好負責。

好吧,我只能說,那是你家的事。

我再說一次,要不要參加慈濟(或採取一定程度的慈濟模式),要不要炒房炒股,要不要專注在本業而全心投入,都是你家的事。

因為,我們交不了新臺幣100萬元而得到奉獻與參與的資格,實際上,陳樹菊女士也一樣犧牲、奉獻,她也沒有交100萬元而換取奉獻與參與的資格。

而且,列入時代100大影響人物的順序,陳樹菊女士還在證嚴法師之前,對吧?

她沒有炒房,只是專心賣菜,而她的副業不是看盤,而是專注在慈善捐款。

一點一滴,面對陳女士,誰不自慚形穢、映照本心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想我們都看了魏前董事長的道歉記者會,我覺得很奇怪,為什麼身為全國最高行政長官的江前教授沒有公開道歉?為什麼食藥署長調職就好?

我記得我們在教公民的時候,一直在對學生強調責任政治;

而總統在國慶演講時說黑心食品「完全不能忍受」,這一句話好像也有點奇怪,依據現行憲法增修條文的規定,對行政院長之任免由總統單獨行使權力,無須立法院同意;

那麼,江前教授是否應該負起政治責任?總統到底完全不能忍受什麼?是完全可以忍受行政權行使與監督的消極與無能,但是完全不能忍受美味的卡好蔥油派、五香乖乖下架嗎?

我都有點糊塗了,真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想我們都看了魏前董事長的道歉記者會,我在想該看這一篇文章的人,不見得會看,因為他們應該都在想如何「降低最多成本,提升最高品質」的事,這樣也好。

魏前董事長說要跟阿基師道歉,但阿基師卻不再回應了,我覺得,這是憐憫,是我們這片土地的人們現在最缺少的心理素質,也就是慈悲,對他人的慈悲。

因為回應了,只會自高而損人,以自己的誠實、信用,凸顯魏前董事長的虛妄與逃避;

所以,我覺得阿基師真的很了不起,福容大飯店的經營與管理能夠做到信任專業、負責而讓利,也很了不起。

但很可惜,絕大多數的傳統產業與中、小企業,要不就在求生存,要不就是經營者覺得錢還是賺不夠,然後持續誤會自己無所不能,只有自己才是公司一切問題的解決方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想我們都看了魏前董事長的道歉記者會,但如果沒有看,也不要再花時間看了;因為不要花太多時間,要注意成本考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ingwentaip 的頭像
tingwentaip

★鼎文公職部落格★數位學院貼心服務★

tingwentai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*=*)
  • 雙手合十(噹~)
  • 如果宗教團體以捐獻的金額與個人的財力來評價一個人善或不善,美或不美,可能就要檢討這樣的模式是否正確。
    但如果要我說,這就是偽善;對,這就是偽善。

    tingwentaip 於 2014/10/14 09:24 回覆

  • QQ
  • /___\
  • 謝謝您的留言。

    我現在只能相信某些人的心裡最後的一些價值還沒有崩壞,或許還有機會選擇對話。

    tingwentaip 於 2014/10/14 09:26 回覆

  • yen
  • 我沒看.因為....完全不能忍受......
  • 不該忍受的。

    而且,我覺得真正讓人難過的,是這個怕事、懦弱、粉飾太平的政府,失去了人民授與治權,應當勇於任事與負責的志氣。

    人沒有了尊嚴與志氣,幾乎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義,政府失去了尊嚴與志氣,治權又該如何行使?這樣的政府,真的可惡!

    tingwentaip 於 2014/10/14 09:35 回覆